Navigation menu

紫砂文萃

浅谈陶刻


江苏宜兴 许亦春

陶器的创造和诞生,是人类在同自然界斗争中取得的一项辉煌成果。制陶业是人类最早的一项手工业生产活动。紫砂陶刻是伴随着紫砂艺术的发展而发展的。它是融合书画、诗词、金石、文赋等多种传统文化为一体的综合艺术。要求陶刻者具有相当的文化及艺术才能。一件陶刻作品之高妙与平庸,不仅要看刀法如何,更要看他所刻作品所表现的文化、修养、韵味、意境、艺术功底等各方面。陶刻不是简单的被动的临摹,而是要表现出与载体相得益彰的艺术效果。
一般学书的人,普遍着眼于结体,急于求成而不去深入研究笔法,然而用笔是书法艺术的根本要害。用笔是一个极为复杂微妙的创作过程。故它所表现出来的笔画,其艺术语言是十分丰富的,字的生命和神采就依托在上面。失去用笔就失掉了书法艺术的灵魂,奇迹就不会出现,结体再好也只是“图案”而已。所以,专讲结体,就永远不能“得笔”,不“得笔”就不能入门。
陈曼生篆刻取法秦汉,博采众长,擅长双刀法,纵横豪放,曼生后“壶随字贵,字随壶传”,更为文人与匠师合作认可的最佳标准。
齐白石的篆刻,可以说是近代印坛上最富有创意的了。如果说黄牧甫、吴昌硕的成功在于他们各自的艺术语言表达了对古典传统的热爱——黄牧甫典静古穆、吴昌硕苍雄古朴,那么齐白石的引人之处则是他的作品表现出来的前所未有的现代感。这种现代感在某种程度上甚至超越了他自己的绘画与书法。构成白石风格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是单刀刀法,白石崇尚爽快真率,点画如铸铁,雄肆而不霸悍,朗润中显出刚毅,单刀侧锋,顿挫、波砾交织互用,藏露不拘,方圆相济,畅涩映照,刀刀显其强劲的腕力,字形结构纵横相间,随字赋形,一任自然,不求态而无态不备,不求美而众美兼具。章法上,讲究字与字之间的呼应布白,字体的收敛,撇、捺、长横的抒情夸张,恰到好处地分割空间,阔处旷远,而不调疏;密处无地,却不闭塞,加之用刀深浅变化,体现出白石胆敢独造的艺术风格。
用刀如用笔,历代刀法之所以流传至今,是因为刀法中的每一个微妙变化,无不流露出用刀者心灵最灵敏的觉察与感悟,这是一种最纯朴坦率的生命体现。
紫砂壶的书画陶刻,涵映了作者的创作理念,拓展了艺术境界,标志着审美意识的不断强化。中华文化博大精深。紫砂,以陶刻形式表达出来的文化,仅仅是中华文化之沧海一粟,我们紫砂艺人需更新观念,更新知识,寻求新的创造,跨上新的台阶,把紫砂文化艺术推向新的辉煌。
没有上一条 没有下一条

相关新闻